练就毫厘“绣花功”——记杭汽轮“金蓝领”吴国林

  4月30日,吴国林在杭州汽轮机股份有限公司总装车间指导装配作业。新华社记者 王俊禄 摄

  新华社杭州5月4日电 题:练就毫厘“绣花功”——记杭汽轮“金蓝领”吴国林

  新华社记者 王俊禄

  眼前是21吨重的汽轮机转子,轴面如镜面般平滑,几千个大小不等的叶片不差毫厘,将它们一锤锤一丝丝“镶”进去的,正是吴国林那双粗糙的手。

  吴国林是杭州汽轮机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杭汽轮”)高级技师,从事汽轮机装配工作43年,是掌握我国高端工业驱动汽轮机组装配及调试、试车核心技术的领军人才,曾获“全国劳动模范”“全国技术能手”“浙江首席技师”等称号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  “吴师傅浑身都有‘特异功能’,”徒弟们七嘴八舌,“手能抡锤如‘绣花’,耳能听音识故障,口能传授‘吴门绝技’,眼能分辨头发丝级的不平滑。”这一切,都因为“大工匠”是个“有心人”。

  汽轮机在大众眼中比较冷门,却是电力、化工、石油、采矿、冶金、造纸、纺织等领域的核心驱动部件,应用非常广泛。一台汽轮机有1万多个零件,转子能不能装到最佳位置、热胀冷缩应该留多大空隙等,靠的不是设计图纸,而是师傅依靠手感、经验对手中铁锤、螺丝刀的精细把握。因此,总装往往是汽轮机生产最难的步骤。

  运行中的汽轮机转速极高,上万个零件中只要有一个“怠工”,汽轮机就可能出故障,导致用户整条流水线停产,甚至带来重大安全问题。

  43年从事一线装配,吴国林只要看一看、摸一摸、听一听,就能知道机组有没有问题,问题出在哪里,该怎么解决。“看的是整体有没有异常的感觉,摸的是轴承温度和振动频率,听的是各个‘关节’的响动。”吴国林说。

  4月30日,吴国林(中)在指导工人试车。新华社记者 王俊禄 摄

  某大型船舶的汽轮机故障,翻来覆去找不到原因,情急之下找到吴国林。吴国林现场听了声音,仔细观察了叶片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用随身带的一把锉刀,给叶片做起了“手术”。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重新装上后,运转平稳,故障排除,现场爆发热烈掌声,专家们纷纷竖起大拇指。

  机器是否可以代替人去做这些精密工作?吴国林摆摆手:机器处理会很规整,但有时候不是平滑就是最佳的。人工去处理,可能还会故意在光滑的材料上做出不平滑糙面。

  吴国林初中毕业,跟师傅学艺只有一年时间,如何能像“庖丁解牛”一样,对高温、高压、高转速的汽轮机了然于胸?他说,这是因为自己从没停止过学习和钻研。他可以把一年的时间花在一台特种设备上,反复琢磨如何把机器的噪声降低到标准以下,“一颗螺丝钉拧的力道不同,结果可能完全不同”。

  迅速成长靠学习和传承,打破常规则要靠创新。走上车间二层平台,吴国林向记者展示了用于汽轮机测试的“吴式快装台位法”。过去,每台机器要在生产线上测试一个多月。订单多了,效率要求高了,这样的节奏亟待提速。吴国林就开始思考,把原先的整体流程拆分开,变成流水线分工,从单件装配模式切换到批量装配模式,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。

  18岁进入杭汽轮,一晃就是43年,从“小跟班”成长为“吴大师”,吴国林深知传承的作用。再有几个月就退休了,吴国林思考最多的也是如何把技术传下去。

  “一点红不算红,一片红才叫红。”吴国林说,以前有“教会徒弟饿死师傅”之说,技艺往往不外传。现在,只要工人肯学,他都倾囊相授。在现场演示的基础上,他经常对重点机组进行现场讲解,再以作业指导书的方式进行巩固,让徒弟们掌握每一步装配要领。装配前的准备、汽轮机管道、装配过程、试车过程、返修过程……他制作了100页的PPT资料,罗列了近60条考核要点。得益于吴国林“传帮带”举措,杭汽轮涌现出一批批技术人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